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婚姻 > 爱情蜜语 全球酒店在线预订

我的爱慢慢飘过你的网


作者:钰龙 来自:欧华热线 时间:2006-5-31

  又是一个雨后的夜晚。

  捎带着雨意和清新的凉风缓缓抚过我的脸庞,犹如一根手指无意地轻拨着琴弦,发出的声音零乱、散漫,声声入耳;如此熟悉的夜晚湿润、凄清,再一次打动了我,我知道在这样的夜晚会遇见她。果然,我沐浴在夜风中,那张熟悉、美丽的脸再次清晰地飘到我眼前,楚楚动人,我忍不住伸出手滑过她的长发,停留在她的脸上,我甚至能感觉到她的体温和柔嫩肌肤、、、、、

  我说:你终于见到我了
  她说:你的样子和我在梦里见到的一样
  我说:你也是我的梦
  她说:是我们的梦
  我说:梦总会醒的
  她说:我们别让它醒
  我说:你说过要网住我
  她说:可你自己要躲开
  我说:也许我想得太多太多
  她说:虽然这样的遗憾很美丽,但我更希望看见另外一个你。

  她说这句话时,我看见夜幕里她的眼睛深深地看着我,似要把我烙入她的眼敛,她转身瞬然逝去,把我孤零零地扔在这座美丽城市寂寞的夜里。我的手依旧停留在空中,我真实的感觉在此时却不合时宜地告诉我:你的手只是握住了空气的衣角因而空空荡荡。

、、、、、、

  本来我想选择一个更好的时机来讲述这个故事但我知道人的记忆总会因时间而淡薄,再狂热的激情也会被光阴如流水般带走,我想我只有在我最苦痛的时候,才能把这种折磨表达得更真实。就象身上的伤口,在它结疤的时候撕开它,虽然疼痛难忍但感觉深刻,哪怕它鲜血淋漓。我喜欢这种血淋淋。

  在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我碰巧是个赶时髦的人,除了爱滋我几乎在所有方面跟上了潮流。我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结识互联网的,记得是陪朋友去买一个打印机的墨盒,电脑公司的老板中午喝了点酒,无处发泄,抓住我们就是一阵神侃,说这个互联网如何如何神奇,可以看到世界上的任何一家报纸、任何一部书、任何一部电影,当然还包括大片,而且是没剪过的,也就是说今后你不用买报买电影票买书让我怦然心动,还说能在网上打国际长途,费用却按市内电话算;还能在网上发表你的各种言论包括反动的,我接碴说我写了好多玩意,拿去投稿,编辑总是说我水平差、素质低,让我先回家复习初中语文,这下可好了。老板还说:网上还有好多黄色的东东,就是这句话使我下定了最后的决心。第二天,我就注了册,把“猫”拿回了家,连好后问:喂,老板,哪里可以发布我的反动言论。老板说我只管卖,是听别人这么跟我说的。我靠!

  对于互联网,一本杂志里有篇文章是这样描述的,说中国错过了文艺复新和工业革命所以现在还是发展中国家;现在人类文明史上的又一次革命--信息革命已经风驰电掣而来,所以不能再次与它失之交臂;还有什么过了这村没有这店云云,文章最后还捎带着骂了两句中国电信,说中国网络收费比美国还高,这种短视行为的恶果也许是中国又一次受压迫的开端等等,洋洋洒洒很有道理,它的题目取得很好叫:网络就是新生活。我只是没想到这种新生活后来会让我刻骨铭心。当然凭着我过人的聪明才智,才用了一个月,就知道怎样输入网址了,接着开始上手,用句俗话说是:倘佯在网络的海洋里。深深领略到这个网络真的是奇妙无穷。

  网络犹如一个算命先生一样能知过去卜未来;新闻更是没得说,那天我居然看到:一架由北京飞往昆明的飞机被劫持,大约十分钟后抵达台湾桃园机场、、、、、、

  我到各大网站注册了笔名,帖了无数反动和不反动的帖,用了各种笔名,在各沙龙南征北战,对那些看不过眼的文章和网虫,乱抛板砖,出手又狠又重,绝不留情。原来我很崇拜报社的编辑,很希望能一次又一次地把自己的名字变成铅字,但当我无数次地把名字变成“加贴者”并看到一串“楼梯”时,我的成就感丝毫不亚于那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大腕”,有时我甚至为没有跟帖而苦恼万分。我几乎忘记了还有一种东西叫报纸。到后来一天不上网,心理发虚,象有心脏病的人一样,搞得我门都不想出,我认为除了吃饭睡觉做爱和生孩子,其他一切都可在网上进行。它给我最大的感受在于我能在上面为所欲为。但我很少去色情网站,因为那里十有八九是收费的。

  网上快乐、充实的日子一天一天渡过,我掉进了糖罐,这种感觉甜腻腻的。直到那一天我走进这个聊天室。

  那天晚上我刚写完一个帖,写的是我感受到的男女恋爱的种种花样,一不小心弄成了一个系列,这是第几回已经记不清了,完成它的时候我已经头昏眼花,然后撒了一泡长长的尿,就上了桂林的聊天室。

  这里总是很拥挤,主机落后,听人说是“带宽容量小”,只能供十五人同时开聊,我的诀窍是另开一个窗口观看聊天,发现有人“out”就马上点击另一个窗口进入聊天,百试不爽。每次进去的时候我都很有成就感。这也是我喜欢来这里的原因之一。当然还有另一个原因是这里有一对一讲话,用这个来对话,聊天室里其他人看不见,干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勾当,无人知晓。跟那些常客问过好,忽然发现一个非常陌生的名字:无聊。

  我在“大厅“说:喂,无聊,初来乍到吧。隔了老半天才看见他说:是的,烟雨,我打得慢,请多包汗我就喜欢跟打得慢的人聊天,这样可同时跟几个人“开聊”,如果个个都“讲”得飞快,根本忙不过来。

  漓江烟雨:哦,原来如此。哪里人氏,民族?婚否?
  又隔了半天“无聊”说:是涵,不是汗。
  漓江烟雨:以后错了不用改,大家都懂的。你这么慢还敢上网聊天。
  漓江烟雨:是揩单位的油吧?算你厉害。
  无聊:不是的,我在网吧。
  漓江烟雨:这么说你是大款喽。
  室内一位叫“倩女“的网虫插嘴说:我就想嫁大款,我要嫁无聊!!!。
  一出口就知道是男扮女装。
  漓江烟雨:倩女,你还是打比尔.该死的主意吧。
  无聊:你笑话我吧,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
  漓江烟雨:你的名取得不错。
  无聊:你的也不错,我是真的很无聊。
  漓江烟雨说:我帮你找个MM聊,我知道这里面哪些是MM哪些是GG。
  无聊:什么是MM?老兄请讲。
  漓江烟雨:MM就是妹妹啊,GG就是哥哥。
  无聊:那好吧。
  漓江烟雨:你找新荷吧,她未婚,刚失恋,你上准有戏。
  无聊:我找她聊聊,再见。
  漓江烟雨:喂,无聊,记得看我的新帖啊。
  无聊:在哪儿?
  漓江烟雨:点左边的沙龙就能看见,我到处都帖了。
  无聊:好的,再见。
  漓江烟雨:再见。

  第二天,我对付完那些抛板砖的虫,一身舒适地走进聊天室,跟那帮网朋网友们又是一阵瞎吹,说到兴头,屏幕显示“无聊inat21:30”

  我说:无聊,你好,怎么样,上手了吗?
  无聊:烟雨,你好,新荷正伤心呢,话都说不连贯,可能打击太大了。
  漓江烟雨:WC,你好象字写得蛮快了嘛。
  无聊:我今天练了一天了,够累,我看了你的帖了。
  漓江烟雨:怎样?
  无聊:我觉得上半部分比下半部分好。
  漓江烟雨:哈哈哈,你刚看完了“笑林广记”里黄教授的故事吧。
  无聊: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漓江烟雨:哦,念你初犯,不跟你计较。
  无聊:我觉得是这样。
  漓江烟雨:好久没人这么跟我说话了,那我请你就给我指点几句吧。
  无聊:我会用一对一了,我用这个跟你说,别人看不见,好吗?
  漓江烟雨:好的,你说吧,我听着。
  无聊:我觉得你蛮有才气的。
  无聊:但你的文章结构上有问题。
  无聊:虽然意思表达很清楚,但是前后不太连贯。

、、、、、、

  他一边说我一边“复制”和“粘贴”,等他说完,我已经把他说的话给整理出来帖上了BBS,取了个名叫:给漓江烟雨上语文课。PIPPEN在大厅大叫道:无老师很有水平嘛,幼师毕业的?

  无聊:你怎么会看见我说的话?
  PIPPEN:你看BBS就知道了。
  无聊看完回来,气愤地说:我还以为你是个好人呢。
  漓江烟雨:开个玩笑不行吗?再说了,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你了。
  无聊:你太无聊了。说完,他已经走了。

  我想这哥们算是被我得罪了!。

  周末我看见了一张帖,写得非常生动,说是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在幼儿园里学阿姨谈恋爱的事,两三岁的小孩说的都是大人的话,有个情节是两人坐在痰盂上说怎么打结婚证的事,写得惟妙惟肖,妙趣横生,看得我笑个不停。我跟了一帖说:我就是那个男孩,谁来做小女孩?!我最后才注意到加帖者的笔名:无聊。

  晚上女朋友打电话说要去跳舞,我那有那份闲情逸志,我早已“把一切献给了网”,我骗她说这样吧,你到我这里来,我给你看两份网上文学,写得非常非常好,你肯定会哭的,等你看完,再跳舞,怎样?她说好好,别跟我耍花样啊;我赶紧把痞子蔡和乔峰的言情故事给打了出来,心想等她到了我这里再看完这两篇东东,舞厅早关门了。果然不出所料,等她抽泣着看完,已经到了她妈要她回家的时间,她突然醒悟过来,带着哭腔臭骂了我一顿,说我还没定性,还没成熟,没等我张嘴,她一甩门就回家了。我愉快的心情顿时被破坏怠尽,跑到聊天室来找安慰。

  我刚进聊天室没多久,就见“无聊inat23:30”,我用一对一跟他说:嘿,哥们,我个认错还不行吗?别小家子气。

  无聊:我又没跟你一般见识。
  漓江烟雨:还说呢,你可有几天没到了啊。
  无聊:我忙得要命,准备出国,天天晚上请人吃饭。
  漓江烟雨:你可真了不起啊,是去泡洋妞的吧。
  无聊:哈哈,我是出去念书的。
  漓江烟雨:有出息!老兄佩服。
  无聊:这有什么稀罕,欺负外国人谁不会。
  漓江烟雨:我看了你的贴,棒极了。
  无聊:写着玩的,那象你才华都横溢了。
  漓江烟雨:嘿嘿,这话我爱听。
  无聊:过两天我还有一张长帖,请指教。
  漓江烟雨:无聊同志很谦虚嘛。
  无聊:应该的应该的。

  果然两天后我看见了他的帖,这回说的是那两个孩子长大了,还真成了一对儿,男孩子跑到国外,女孩也准备随夫出征。看得出来没上一集写得有意思,帖子给人感觉太沉重,写女孩为了出国费尽心血的痛苦历程等等但应该算上乘之作。当我又在聊天室遇见无聊时,我潜下水跟他说:

  我说:这篇写得不错,可以获新中国优秀中篇小说奖。
  无聊:要获奖也是纪实文学奖。
  漓江烟雨:那么说你写的是真的了。
  无聊:是真的,你不知道我为了出去费了多大劲,特烦。
  漓江烟雨:我今天也不顺,刚跟女朋友吵了一架。
  无聊:我还以为你总是很开心的呢。
  漓江烟雨:你跟你女朋友怎么样?
  无聊:我不是写了吗?我男朋友在法国。
  漓江烟雨:什么??????????
  无聊:你怎么了?
  漓江烟雨:你是女、、、、、、、
  无聊:是啊。
  漓江烟雨:你怎么不早说。
  无聊:你又没问过我。

  我一转念,心想得留个心眼。

  漓江烟雨:你少来,我刚上网的时候,被骗得还少吗?
  无聊:我骗你干嘛。
  漓江烟雨:我还是不信,我打个电话到网吧确认,你在几号机?
  无聊:六号。
  我查到电话后,打过去,我说找六号机的客人接电话,她接了电话,我试探地说:我得考考你。

  无聊:你这人疑心也太重了吧,随你便。
  漓江烟雨:你是出去泡洋妞的吧。
  无聊:我是去念书的。
  漓江烟雨:答案正确,加十分。

  话筒里传来一阵好听的笑。

  原来无聊是女孩!

  我再遇见她的时候感觉就与原来不一样了。我发现跟女孩子谈话还是比跟那些打伞和尚、浪老大一类的要愉悦得多。

  有一天,我问她你为什么跑网吧去玩?

  无聊:我忘了跟你说了,自己买了机子,现在不用去网吧。
  漓江烟雨:看样子你是刚上网了,网上坏人好多的,比如妙红什么的。
  无聊:在网上能使什么坏?
  漓江烟雨:我教你点招术,他们惹你,你就教训他们。
  无聊:好啊。
  漓江烟雨:我先教你几句网上黑话,想学吗?
  无聊:想。
  漓江烟雨:你知道TMD吗?
  无聊:我看报上说TMD是“战略导弹防御系统”的英文简称。
  漓江烟雨:错!这是“他妈的”的拼音开头字母缩写。
  无聊:好深奥,还有呢?
  漓江烟雨:WC知道吗?
  无聊:是洗手间吧。
  漓江烟雨:是“我操”,或者是世界杯WORLDCUP。
  漓江烟雨:TNND就是“他奶奶的”TLLD知道了吧。
  无聊:就是他姥姥的吧。
  漓江烟雨:聪明!!
  无聊:学坏谁不会!还有呢?
  漓江烟雨:还有NB、SB是牛逼和傻逼,嘿嘿。
  漓江烟雨:我再教教你,网上说的话有些经常打错字,你千万别见怪。
  漓江烟雨:这有点儿相当于相声里的包袱。
  我打了一大遛见她没反应,说:你在干嘛?刚说完,就出来一行字。
  无聊:漓江烟雨真NB,什么都懂,佩妇佩妇。
  漓江烟雨:WC,你学得真够快的,该你教我点什么了。
  无聊:无聊不会呀。
  漓江烟雨:随便说点什么。
  无聊:那就来点脑筋急转弯吧。
  漓江烟雨:我的强项,你还没说完我就能告诉你答案。
  无聊:少吹牛,说有三个毛毛虫,围成一个圈。
  无聊:一个说:我前面有两个毛毛虫,另一个说:我后面有两个毛毛虫。
  无聊:但是第三个却说:我前面没有毛毛虫,后面也没有毛毛虫。
  无聊:问你是为什么?

  我想办法了半天,还是想不出,只得投降。

  漓江烟雨:这个我还真不会
  无聊:猜啊,你不是说我还没说完题目你就能知道答案吗?
  漓江烟雨:我有时大智若愚,放羊啦。
  无聊:它、、、在、、、撒、、、谎!

  我觉得无聊这位女同志很有趣。

  那段时间我天天找她聊天,她懂的东西也不少,有时听得我一愣一楞的。我喜欢跟她说话。

  那天女朋友没来电话就来找我,她一进来就冷笑:你准备陪这个破网一辈子吗?我说那不会,只能陪半辈子了,她说你少跟我嘻皮笑脸,我说我没笑啊,她横眉冷对地说:你上了网越来越没正经,我劝你别玩这个东西了,你会毁了你自己我不解地说:原来你不远万里就是为了来教训我的吧,她冷笑两声说那倒不敢,只想劝你悬崖勒马省得掉下去起不来,我说,我天天在写文章呢,过两天我就成作家了,她说你那点文采还作家呢,我仍然不急不躁地说秦皇汉武还略输文采呢,我差点又有什么关系,她被我的态度激怒了,气愤得叫起来:你少无聊,你还算是个人吗?我说我是,我在性别一栏一直都是填“男”的。她指着屏幕说你看看这上尽是什么人,什么倩女,什么白骨精还有这个无聊,尽是些什么东西,我终于爆怒起来,我咆哮如雷:你给我滚!别在我面前瞎嚷嚷!她一句没说,转身走了。我听见她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思绪一下拉不回来,努力在想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后来想了半天只肯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坐在聊天室前,脑子里乱乱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聊天室里一片嚷嚷。

  CUPID:老梨,出来啊,这个WC去的时间真长。
  无地:艳遇,十分钟前被公安抓获,原因不祥,估计与昨晚强奸案有关。

  无聊打出一排红字:嘻嘻,你跟谁在私聊呢,外面好多人叫你耶。

  隔了一会儿,无聊:漓江,你怎么啦?

  我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冲动,

  漓江烟雨:无聊,做我的网上情人吧。
  漓江烟雨:我知道我们不可能在一起,但我能对你好好的,在网上。
  漓江烟雨:答应我吧。
  漓江烟雨:反正你要出国了,好吗?

  隔了好久,无聊说:你又想诈我吧,然后帖到BBS去。
  漓江烟雨:我绝对不会,请你相信我这一次吧。
  无聊:你今天怎么啦?
  漓江烟雨:你答不答应?
  无聊:那我想想。
  过了几分钟,无聊:先试试吧,我也不知道这什么感觉。
  漓江烟雨:无聊,我爱你。
  无聊:烟雨,慢慢来吧,我还没找到感觉呢。
  漓江烟雨:你叫我什么?
  无聊:去你的,明天再说吧,我真有点累了,再见。
  漓江烟雨:喂、、

  屏幕已经显示“无聊outat23:30”

  那晚我有好多话想对无聊讲,可她不在。

  凭良心说,我的那位女友是爱我的,而我可能正象他说的我还没定性。我只好说抱歉了并祝她好运。生活就是如此奇妙。刚与我的女朋友分手的二十分钟后,我却在网上获得了新爱,心情顿时有所找补,就象两支球队互罚点球,刚为本队球员的射飞而懊丧不已,马上又为对手的射失而欢欣。我很快就把沮丧忘得一干二净。

  在这时我也没想我们以后会怎样,我记得乔丹说过一句话:一旦你上了场就别去想输赢。那段时间只想每天都能见到无聊。我们的开场白已成定式。

  漓江烟雨:我的爱人可好。
  无聊:情人,我想你,嘻嘻。
  她常说:跟我说两句情话吧,嘻嘻。

  我绞尽脑汁跟她情话,但总不太上路我真佩服那些情种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我在这方面很笨我自己都讨厌自己。

  漓江烟雨:我说我不会。
  无聊:那你怎么跟你的女朋友说的。
  漓江烟雨:好吧,你听好。
  无聊:嘻嘻。
  漓江烟雨:我吻你的左脸,再吻你的右脸。
  无聊:无聊脸红了。
  漓江烟雨:再吻你的、、、、、、唇。
  无聊:你真讨厌,我不跟你聊了。

  接着她跑到大厅里跟一个叫“风之子“的虫,说个没完。我也到大厅,跟“心雨”粘乎,我知道她存心气我,我也不甘示弱。可最后还是我败下阵来,用一对一跟她说。

  漓江烟雨:再不理我,我就到大厅说:我爱无聊。
  无聊:你哪有这个胆量。
  漓江烟雨:你敢小看我。
  无聊:量你也没这胆儿。
  漓江烟雨:好,我数三下。
  漓江烟雨:三。
  漓江烟雨:二。
  漓江烟雨:一。
  无聊:别!!
  无聊:别!!
  漓江烟雨:嘿嘿。
  无聊:吓死我了,你真坏。

  她说这话,我真象在谈恋爱。她大方、柔情。

  我已经好长时间没加帖了。我堕入了我自己编织的温柔乡。几天后有一天,她突然问我。

  无聊:那天你怎么了?
  漓江烟雨:跟女朋友吹了。
  无聊:我猜得八九不离十,所以就来找我了是吗?
  漓江烟雨:那你轻轻打我一下吧。
  无聊:我舍不得。

  一句话说得我痒痒的。

  漓江烟雨:其实她不错的,只是我俩可能不适合吧。
  无聊:我有时也有这种感觉,我男朋友跟我说话的时候,我觉得很不真实。
  漓江烟雨:是因为远吗?
  无聊:不是的,他与原来差好远了,在思维方面。
  漓江烟雨:可能他已经被和平演变了。
  无聊:跟你说话,我觉得距离很近,你给我感觉很棒。
  漓江烟雨:嘿嘿。
  无聊:你知道吗?今天我跟我男朋友通了电话,你猜我在想什么?
  漓江烟雨:这哪猜得到。
  无聊:我一直把电话那头的人当成是你。
  无聊:我原来以为不会这样的,我真的搞混淆了。

  过了好久,我和她一句话都没说,这时候我知道:我和她的关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说白了,就是我们的网恋已经不可避免地走向了我们的真实的生活。

  漓江烟雨:你男朋友不错吧。
  无聊:应该算好的那一类,但是我跟他从小在一起,总也没有跟你说话的那种感觉。
  漓江烟雨:我也有这种感觉。
  无聊:那以后怎么办?
  漓江烟雨:你出你的国,我上我的网。
  无聊:认识你之前,我真的很无聊,等待的感觉好难受的。
  漓江烟雨:我知道,就象我每天在这里等你一样。
  无聊:我打电话前我的意识还在提醒我,我和烟雨只是一种网上游戏。
  无聊:你还记得我给你猜的那个急转弯吗?
  漓江烟雨:我还记得
  无聊:等我打完电话,我才明白:我的意识,它、、、在、、、撒、、、谎。

  这是一段脱离常规的感情,我也没想到会成这样,我对它的认识原来仅限于充实我的网络生活和增添一丝色彩,就现在而言,我不能再漠视它带给我的感受。象徐志摩说的那样:人容易在生活中欺骗身边的人,到头来却自己骗自己。我头一次觉得这张网太沉重,与以前网上的我大相径庭。我努力找回过去的状态。

  漓江烟雨:我以前就因为撒谎挨我爸痛打一回。

  她也敏感地体会到我的这种变化,跟着说

  无聊:情人真可怜,555、、、555、、、
  漓江烟雨:无聊,咱们两家老人还没见面呢。
  无聊:你又玩什么花样。
  漓江烟雨:看我的。

  我又开了一个窗口,取了个名:烟雨老爸,这时已经很晚,聊天室里就剩我俩了。

  烟雨老爸:是谁在跟我儿子谈情说爱呢。
  无聊:快告诉我怎么弄的
  漓江烟雨:真笨,再开一个窗口不就行了。

  不一会,她另开了个窗口,“无聊老妈inat2:00”

  烟雨老爸:原来是无聊,我儿子说他好喜欢你哟。
  无聊老妈:你少来啊,你儿子不学无术,专讨人嫌。
  烟雨老爸:我说亲家母啊,你说话要有证据。
  无聊老妈:谁是你亲家母,别乱说话。
  烟雨老爸:我儿子说他们都有那种关系了。
  无聊:烟雨,别说这个嘛,不然我走了啊。
  漓江烟雨:好的,好的。
  烟雨老爸:你女儿又在威胁我儿子了。
  无聊老妈:哼,那又怎么样,你儿子那傻样,哪用威胁啊。
  烟雨老爸:你看他们谈恋爱有何感想啊。
  无聊老妈:我已经跟她说了,如果再跟那个什么漓江腌鱼的来往,我就打断她的腿。
  烟雨老爸:亲家火气蛮大的嘛,哪天出来坐坐,我请你吃饭。就一个人来啊,嘿嘿。
  无聊老妈:你想干嘛!老不正经,你别叫什么烟雨了,干脆叫艳遇老爸算了,还不如你儿子呢。
  烟雨老爸:看来你是同意孩子的婚事了。
  无聊老妈:我可没说啊,这得看表现,长期的表现。
  烟雨老爸:我儿子最会表现了,你等着喝喜酒吧,到时咱俩再亲热亲热。
  无聊老妈:呸!我才不跟你瞎搅,我走了。

  “无聊老妈outat4:00”

  烟雨老爸:真没礼貌,最后叫一声:我爱无聊老妈!BYEBYE。

  “烟雨老爸outat4:03”

  漓江烟雨:哈、、哈、、、哈、、、哈
  无聊:哈、、、哈、、、哈、、、哈

  我和无聊笑得一塌糊涂、、、、、、

  老一辈革命家辛弃疾同志说得好:醉里且贪欢笑,要愁哪得工夫。

  那天以后,我跟她的开场白起了变化。

  漓江烟雨:我的爱人可好。
  无聊:情人,我想你。

  她的“嘻嘻”没有了。而且一见我就打出一长串

  “烟雨”

  “烟雨”

  、、、、、、、

  我知道她是真的想我。

  我听过一首歌,歌名记不清了,歌词有一句是花开了总要谢,讲的是很浅显的道理。我上网上多了经常忘记好多浅显的东西。无聊在那天晚上提醒了我。

  无聊:情人,告诉你一件事,你别受打击啊。
  漓江烟雨:哪会啊,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谁能随随便便成功。
  漓江烟雨:把握生命里每一次感动。
  无聊:行了行了,有完没完,再胡闹我不说了。
  漓江烟雨:好好,你说你说。
  无聊:我的签证下来了,下星期走。

  我一下愣住了,虽然我早有思想准备,但还是感觉突然,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漓江烟雨:真不如不说。
  无聊:对不起。
  漓江烟雨:没事,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嘛。
  无聊:到了那边,可能没时间上网了。
  漓江烟雨:我会把我们的事儿写下来的。
  无聊:好啊。
  漓江烟雨:我们在一起多少天,我就写多少K。
  漓江烟雨:题目我都想好了叫《我的爱慢慢飘过你的网》。
  无聊:很浪漫的名字,只是有点伤感。
  漓江烟雨:我会好好地记录我们的这一段日子。
  无聊:你发上BBS吧,我能看见的。
  漓江烟雨:我写得肯定没有那些什么痞子蔡和乔峰那么好,但要真实得多。
  无聊:没关系,我觉得好就行了,你说呢?
  漓江烟雨:那我只写给你一个人看。
  无聊: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漓江烟雨:记得。
  无聊:那也是我第一天上网。
  漓江烟雨:你学得好快。
  无聊:你也是我在网上遇见的第一个人。
  她继续说:我很感谢你给了我这些快乐的日子。
  漓江烟雨:自己两个别客气。
  无聊:唉,我是一张网就好了,把你罩住。
  过了好久,我俩没开口,我说我们聊点别的吧,轻松点的。
  无聊:你说吧。
  、、、、、、

  我下了机,难以入睡,睡前心不在焉地拿起一本网络杂志乱翻,最后停留在一篇题为“网络:神明还是魔鬼?”的文章上,它说:网络发展得再完善充其量也是一种工具,INTERNET固然可以轻轻松松让你去雅典的帕特农神庙上发思古之幽情,去巴黎卢浮宫观摩达芬奇的《蒙娜历莎》,但你永远不可能在网上吹到那怕是一丝的地中海的轻风、用你的双脚去感受一下卢浮宫大理石地板的清凉、、、、、、这就是网络不言自明的悖论:把一切都给了你,但你到头来仍然一无所有。读到这里我感慨万千,后悔为什么没早一点读到这句话。

  我二十天前为了这个看不见的网络把我的女友丢了,现在又将失去我的另一位情人。

  我原来的女朋友说得对,我没有责任感,完全是性情中人,但现在我觉得我终于有机会给自己赋予责任感。我想我不会让她为了我留下来,她为了这次机会付出了那么多,她已经把她的希望和期盼全部放在了这条路。我想:如果她答应我留下来,我又能给她什么呢,我何必自讨没趣。我也绝不是那种自私的人。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她说话的情绪已经大相径庭,没有了那种幽默与默契,她不停地说她想见我,不停地问我想不想见她,我后来斩钉截铁地说别问了,我不会见你的。

  我和她经常无话,挂在网上,相对无言,默默无语,我们在一种伤感的气氛中等待她离开我的那一天。

  她即将启程的前一天下午,我和她又来到了聊天室。

  无聊:我的情人,我买好票了,明天早上的飞机。
  漓江烟雨:你明早吃碗米粉再走,到了那边可没这好东东。
  无聊:好的,我听你的。
  漓江烟雨:看见黑人就走远点,别去那什么不伦不类区。
  无聊:是布鲁克林区。
  漓江烟雨:对,对,就是它。
  无聊:我不在这里,你自己得早点休息,别上得太晚。
  漓江烟雨:你不在这里我都不想来了。
  无聊:我晚上可能不上机了,咱们最后再道个别吧,祝我好运好吗?。
  漓江烟雨:祝你好运。
  无聊:我到了那边会想你的,你不会明白你在我心里有多重。
  漓江烟雨:我知道。
  无聊:你不会知道的!!!
  无聊:烟雨,我忍不住,我还是想问:你想不想见我?
  漓江烟雨:不知道。
  无聊:你会留我吗?
  漓江烟雨:不知道,别说了。
  无聊:我可以再问你一个脑筋急转弯吗?
  漓江烟雨:说吧。
  无聊:你相信我现在是流着眼泪跟你说话吗?

  我百分百知道这是真的,但我还是说,
  漓江烟雨:讲点别的吧。
  无聊:我还有一句话想跟你说。
  漓江烟雨:你说吧,我在听。
  无聊:你是一个SB!!!!!!!!

  这是她在网上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

  我没想到当天晚上会见到她。那晚我没上网,我怕我会受不了失去她的那份失落感。

  我约了几个几年不见的同学出来吃饭,他们还常有联系,大家好久没见,大谈以前趣事绯闻,气氛热烈、投机,我几乎忘掉了这些天缠绕着我的困惑。

  吃完饭的时候,我原来的同桌小冬呼机响了,复了电话回来说有个同事在医院缝针呢,要我过去看看,“一快去吧。”他望着我说,“可能就你没见过,他们经常去我们单位玩的都认识,就在前面,反正今晚都没事,给点面子吧。”

  天下起了雨,我们跑到医院门口,他才说她准备出国了,最近经常上网了,取了个名字叫:无聊。我差点没站住,我说你们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们。他们死活不干,生拉硬拽进了急症室。

  我终于见到了她!

  她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仍不掩清秀美丽,眉间透着一种忧郁,说话语气温柔,是那种可爱的女孩,跟我想象的一样。她的眼睛有点红有点肿,我知道她哭过。

  我没敢再看她的眼睛,一直站在最后,那种心悸的感觉阵阵激荡着我的全身。她脚腕被摩托车撞出了一个五、六公分的口子刚缝完针。

  一阵闲话过后,小冬跟她开玩笑说:你刚被撞的时候最想着谁。
  同来小林插嘴说:当然是我了。
  小冬说:你估计排名在一百位以后。

  看得出他们跟她很熟。

  无聊露出一点微笑:我最想上网去告诉我的一个网友。
  小冬:网络上的感情都是骗人的。
  无聊她的眼睛闪着一种执着:我相信他不会骗我,我敢肯定,他只是不想耽误我。

  原来她全明白!我心里掠过难以莫名的痛楚,我真想告诉她,你的烟雨来了,他就站在这里。可我知道我不能违背对自己的承诺。

  医生在一边不耐烦地说:你们谁去交钱?

  我说:我去吧,我这里离收费处最近。

  屋里一阵哄笑。

  我知道我能为她做的也就是这些,也就是今晚了。

  回到急诊室,他们开着玩笑,嘻笑一团,无聊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你们今天吃什么了?

  小冬:什么都有,水鱼、穿山甲、、、、、
  无聊:停停,我还没吃饭呢。
  小冬说:你明天要走了,再吃点漓江鱼吧。
  无聊:漓江鱼,漓江腌鱼,嘻嘻,真好玩。
  阿莲没听清她说:可能没有腌的卖。
  无聊:那就还是清蒸的。

  这屋里,只有我明白她在说什么。

  我说:你们同学多聊会儿,我去买。

  我跑到夜市摊,给她买了一碗清蒸漓江鱼。

  她坐在床上慢慢喝,她喝汤的样子惹人生怜,我连眼直直地看着她斯文地吃鱼、喝汤,呆呆地想:我是那条鱼就好了。突然她抬起头说:我知道他的文章会怎么写啦!

  她看见周围的人不解地望着她,她吐吐舌头,说:不好意思,我又想网友了。

  我实在受不了这种折磨,那种近在咫尺却如同路人的折磨,转身出门,如果我还在她旁边的话,我会把她抱起来,吻住她的唇。但我的理智告诉我:你不能!我忽然想起了一位名人的名言:世上女人有两种,一种是你必须吻的,另一种是你不能吻的。无聊属于后一种。

  我坐在门口努力平抑自己的心情,尽量使自己的思想往其他的路上走,但总是走不远。也不知坐了多久,忽然里面一阵喧嚣,我回到房间里,医生说可以走了,记得吃点药。

  无聊伸出双手头一歪顽皮地叫道:谁来背我。
  小林说:当然是我啦。
  小冬说:你是想揩油吧。
  我在旁边揄挪道:揩油也不找她啊,长得那么丑。
  无聊“恶狠狠”地望着我:你是第一个说我丑的,就要你背了,把你的腰压垮才好。

  我不好拒绝。

  旁边陈刚和小林做出痛不欲生状,逗得无聊笑个不停。她的笑容真的很美。

  我背起她走到马路边,外面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她低声在我耳边说:谢谢。她的头发有一两根垂到我的耳根,痒痒的,我经不住晃了晃头,她细心地发觉到了,把头发捋了上去,调皮地伸出一个指头,帮我挠了挠,我说不用,我的眼眶已经湿了。

  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沁入我的心肺,清新涤荡,她在我的背上柔软轻飘,我甚至感觉不到她的体重,仿佛与我融为一体、、、、、、

  我真想就这样背着她站在马路上一生一世、永远、永远、、、、、、

  可恶的记程车,它亮着两只残酷刺眼的大灯,驶向我们。等它靠近我,我问了一句很无聊的话:这车有油吗?司机奇怪地看着我说:这个问题问得好,我考驾照的时候没人教过。我醒悟过来说:没事儿,开个玩笑。

  她低声地与熟悉的的人一一道别,最后她的眼睛望向了我,我迎上前去说我的腰还没有垮,她笑了起来然后轻声说:再见,后会有期。记程车慢慢启动,夜幕里她的眼睛仍深深地看着我,似要把我烙入她的眼敛,然后瞬然逝去,似乎已经感应到我就是她日夜在心的她的牵挂。我在心里说: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深夜,我走在马路中间,踯躅独行,穿越了整个城市,我低头看着脚下的身影,路灯一会儿把它拉长、一会儿把它缩短,身边不时有车辆飞驰而过,有的放着音乐,有的悄无声息,周围湿润、凄清的夜风缓缓抚过我流满泪水的脸,吹起我的爱慢慢飘过她的网、、、、、

责任编辑:钰龙 文章页数:第[1]页 

[关闭窗口] [ ] [打印]
新闻评论

·还没有相关的评论!

·您的大名: 游客也可以评论^_^ (注册保留你的昵称) 验证码:  如果发生验证码错误请刷新页面再发表你的评论
○友情提醒:评论限制在100字以内
本级分类列表
生男生女
两性生活
爱情蜜语
婚姻殿堂

站内文章搜索

本类阅读排行

·女人味,让你拥有美丽永恒
·[推荐]倾听爱情(诗音画)
·放飞思绪,让我静静地想你
·爱读书的女人最美
·[推荐]世界上最远的距离[诗...
·中国最美的100句诗词
·欲说女人味
·你不来 我不敢老去[古韵版]
·[推荐]在最美丽的时候你遇见...
·有缘无份-因为伤感所以美丽

欧华推荐: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留言簿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1-2011 www.cn6.eu All Rights Reserved 匈牙利欧华热线网 版权所有